【龙魂侠影 第14集 文科武举 第17回昙花引佛】



风望尘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里边包着一枚三角锥形的箭头,龙辉拾起细细观望,竟发觉上边似有丝丝毒素,于是便用指甲刮了一点,放在舌尖尝了尝,两眼不禁一阵眩晕,舌头也多了几分麻痹,当即催动龑武天书,以阴阳五行之法瓦解毒性。  「好剧烈的毒药,暗含金水之气,以金生水……这分明就是当初火尊者所中之毒!」  龙辉大吃一惊,急忙问道:「风首座,这枚箭矢是从何而来?」  风望尘道:「我跟凌霄到武器库走了一圈,发现有几枚箭矢都抹上了这种毒药。」  龙辉微微沉吟,蹙眉道:「按照箭矢上边毒药的分量,虽不足致命,但也能叫人恶心难受,功体受限。箭矢,箭矢……对了,武举的第一个项目便是骑射,这些淬毒的箭矢莫非是要在那天使用?」  风望尘道:「属下也是这般认为,龙主可还曾记得,当初齐王给的那份名册吗?」  龙辉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那份名册中有两个人被齐王用红笔勾了出来。这些箭矢恐怕就是要在那天骑射比较中用的,齐王看来是要借着这种毒药试探出那两人的深浅。」  凌霄道:「此等剧毒,除非是一等一的高手,否则绝难抵御,若那两个人真是昊天教的暗棋,那么无论怎么压制和掩盖功力,其体内的真气在遇上剧毒的时候便会自动防御,只要这两个人中毒的程度低于寻常武者,那么等同于暴露身份!」  龙辉道:「以我对齐王的了解,这个毒箭最多只是一个试探罢了,在没有掌握绝对证据之前,他是不会轻易动手的。既然朝廷要拿昊天教开刀,那我们便静观其变。对了,武举开始的那天,京师中三品以上的武官都可以到现场观看,你们便随我一起去吧。」  两人应了一声是。  龙辉让两人先行休息,随即走入房间,只见「秦素雅」  正端坐屋内,龙辉笑道:「无痕,要你假扮素雅,倒也难为你了!」  秦素雅展颜一笑,素手在脸上一抹,扯下人皮面具,露出真容。  龙辉为了瞒过鹭明鸾,在去傀山之前便让狐蛇二女离开龙府,但又为了瞒过皇甫武吉,于是便让玉无痕假扮秦素雅,毕竟在他身边众女之中,也就玉无痕的气质最为恬静温和,与秦素雅颇为相似。  玉无痕笑了笑,摇头道:「无痕没事,龙主早些歇息吧。」  说罢便起身铺床,看着她忙碌的背影龙辉心中暖意烘烘,于是从背后环住她的腰肢,柔声道:「无痕,先别铺被子了,今晚咱们还有一些事要做。」  玉无痕不禁红潮翻涌,咬唇眯眼,娇躯酥软,紧紧地靠在龙辉怀里,心中忐忑不安,忖道:「龙主……今晚是想要我了吗?」  想到这里耳根都涂上了一层粉嫩的桃晕,几乎透明的耳垂宛若珍珠玛瑙般动人。  看到她这般娇羞美态,那原本被洛清妍逗起的情火此际再度复燃,恨不得就将这圣洁高雅的祀嬛就地正法,但想起有正事待办,龙辉还是压下心头绮念,松开玉无痕道:「无痕,等会叫上碧柔,今夜咱们去祥云寺拜访一下几位佛门高僧。」  玉无痕红着俏脸嗯了一声,提着裙子跑去叫林碧柔,不消一会,双姝都做好出门的准备,龙辉见状便带着这对碧玉双娇赶赴祥云寺。  到了庙门,林碧柔正想上前敲门,竟感到寺庙内武息涌动,真气激荡,显然是正在打斗。  龙辉也感觉到了不妥,当即纵身越墙,当他甫一踏入寺庙,却见前方血光闪烁,接引、准提和苦海三名佛界新锐正在联手缠斗一名僧者,此僧身着罪业袈裟,头顶骷髅数百,手持赤色屠刀,不是愆僧还有何人。  「这个疯和尚又来杀人了!」  龙辉暗叫一声不妙,抢身入战圈,撮指成刀,一记刀霸劈向愆僧。  愆僧眉头一抖,反手回刀迎敌,两人互拼一招,难分高下,各自后退三步。  玉无痕和林碧柔见状也围了过去,将愆僧困在中间。  龙辉道:「愆僧,你来做什么!」  虽是身处重围,但愆僧丝毫不慌乱,举起戮血罪刀,淡淡说道:「血刀躁动,渴饮罪血,吾便来了!」  他话音放落,背在苦海身后的镇魔戒刀立即发出嗡嗡刀鸣,仿佛要跟那口万罪屠刀一争高下。  愆僧哦了一声,冷冷地道:「原本如此,佛兵现世,使得血刀不甘寂寞,将吾引来此地。」  龙辉这才听明白,这个疯和尚并非无缘无故地杀上祥云寺,而是戮血罪刀感应到宿敌诞生,所以才会躁动不安,愆僧便以为有罪人现世,于是秉着以杀断罪的魔心压境而来。  面对绽放诡异血光的屠刀,苦海毫不示弱,反手拔刀,昂首道:「镇魔戒刀便是要斩断汝手中屠刀,了解佛门罪业而生!」  愆僧哈哈一笑,淡然道:「斩断罪业,汝真有此等能耐乎?」  苦海道:「尽管一试!」  愆僧不屑地道:「既然是为了斩断吾之屠刀,那吾问你,你这口刀可有名字?」  苦海微微一愣,不禁语塞。  接引道:「有名无名,皆是虚妄,只要除魔意坚,何须刀名!」  愆僧道:「什么虚妄,什么镜花水月,只不过是为掩饰自身迷茫的借口罢了,连刀名到没有的刀,就等同没有刀魂,无疑废铁!」  愆僧之言,犹如魔音扰心,苦海霎时浑身巨震,胸口仿佛遭到重击,两眼一片迷茫。  准提见状急忙大喝道:「苦海师弟,谨守灵台,稳固禅心!」  梵音诵唱,惊醒苦海,愆僧哈哈笑道:「意念不坚,如何断屠刀,可笑也!此等废铁留之何用!」  说话间,举刀横扫,凌冽刀光直指苦海手中镇魔戒刀。  苦海本能挥刀去挡,只听一声铿锵脆响,镇魔戒刀——断!这口镇魔戒刀乃是由苦海炼出,本身就跟他练成一气,如今苦海心中意念动荡,再加上刀魂未成,以至威力大减,哪是愆僧这口涤罪万千,戮血无数的屠刀之对手,一个照面便被斩成两截。  龙辉心知不妙,当即出手,抬手便是一招「枪勇」,只见他划拳为枪,勇武难当,直击愆僧檀中穴。  愆僧冷眉轻笑,举手打出「魔相佛印」。  顿时气流爆窜,激起万千巨浪,龙辉接招之后,立即施展「御天借势」,将佛光魔气返还对手。  愆僧被龙辉反压一招,立即挥刀还击,刀锋轮转,劈出一招「阿鼻受刑」,龙辉心知血刀锋锐,不宜正面迎击,于是先侧身避开,再抬步进逼,抢入中宫,施展军中搏杀术与愆僧近身搏斗。  只见龙辉双手犹如毒蛇缠绕,捻拉揪扯,摔爬滚打,无所不用其极,紧紧锁住愆僧的行刀走势,使得刀锋难以尽力施展。  愆僧曾见过杨烨施展过这种近身搏杀术,可是将有阴气加持的傲心打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他心知这种武决的犀利,不敢怠慢,立即催动元功,佛魔之气激荡而生,以世尊孽体强行挣脱龙辉的缠斗。  玉无痕和林碧柔立即补位抢攻,双姝玉掌翻涌,各展未能,无痕素手化浪涛,惊涛势应然而出,碧柔皓腕生狂煞,烈风刃紧随而至,两人功法相辅相成,风浪同起,愆僧也不敢硬撼,挥出棉柔刀式卸开二女的联武合招,再虚晃一招,掉头便走以愆僧的修为,若他不愿恋战,实在难以将他留下,再加上龙辉等人无心追击,赶紧查看苦海伤势,只见苦海叹气道:「小僧无事,劳烦诸位挂怀了。」  说罢两眼呆呆地望着地上的断刀,满脸沮丧。  准提见状,急忙转移话题:「龙施主,不知深夜大驾有何指教?」  龙辉道:「在下是为了当日火尊者中毒一事而来。」  三僧闻言,立即将龙辉引入内堂,详细叙说,待看见那枚箭矢和听过龙辉的解释后,三僧不由眉头大皱。  接引道:「依照龙施主所言,当日偷袭火尊者之人十有八九是出自齐王帐下了?」  龙辉道:「然也!若非如此,怎能弄到这军用弩箭和此等剧毒。」  准提又问道:「会不会是齐王的授意呢?」  龙辉摇头道:「如今齐王正忙着科举和皇储之事,想必不会平白树敌,上回偷袭恐怕是那个人自把自为。」  准提道:「如此说来,这幕后黑手很有可能就是协助齐王的佛门势力。」  龙辉道:「应该如此,这幕后黑手希望通过齐王来获取佛界至尊的宝位,而齐王又想通过佛门的协助扳倒宋王,这双方都有互助互利的基础。」  准提道:「璃楼菩萨、水火尊者还有三位明王已经分头行动,拜访各路佛门巨擘,希望可以得到他们的助力,以此端正佛门,拔除毒瘤。」  龙辉这才明白过来,为何方才愆僧可以肆无忌惮地闯入祥云寺,原来是这些老和尚都倾巢而出,留下三位小和尚守家。  龙辉叹道:「看来佛门又免不了一番争斗。不知儒道两门此刻是何光景。」  准提道:「自从元鼎真人战败临夏山,名声一落千丈,鸿钧道长在净尘道长的协助,已经差不多可以接掌道宗了。至于儒门,目前靳紫衣和尹方犀势力雄大,孟轲兄还是举步艰辛,恐怕短时间内,儒门还有一番内斗。」  龙辉笑道:「并非全是坏事,如今道门已经尘埃落定,只要鸿钧道长处理完手头的事,便可助各位一臂之力,三教平乱指日可待。」  众人又聊了一会,龙辉见苦海情绪不高,想必是在为戒刀之事发愁,于是便想设法替他排解,林碧柔深知龙辉心意,便说道:「听说祥云寺后山生有一种奇花,一到科举前夕便会盛开,虽然只得一瞬,但却是美丽动人,不知妾身可否到后山一游?」  准提闻言,立即顺水推舟,笑道:「既然女施主由此雅兴,敝寺定然大开方便之门。苦海师弟,就劳烦你陪龙施主和两位姑娘到后山一行了。」  准提也拿出苦海的烦恼,希望借着后山那盛开的奇花来给苦海放松心情。  苦海不忍拂逆师兄的心意,便点头答应。  在苦海的带领下,龙辉携着两女走往后山,一路上苦海说道:「此等奇花平日绝不开放,每当临近科举才会开花一瞬,也不知道我们有没有缘分能目睹此花之态。」  龙辉奇道:「花开一瞬,稍纵即逝,这究竟是何等奇花?」  苦海笑道:「小僧也不知道,这花早在祥云寺建造之前便已经存在,是何来历,无人知晓。」  龙辉随口问道:「祥云寺建造之前便已存在,这花的历史也够悠久的。」  苦海道:「是啊,当初韦驮菩萨建造此寺之时便要求保留后山的土壤,不让此花遭受伤害。」  林碧柔笑道:「龙主,对此这奇花的来历,妾身倒是从蝶姐姐那儿知道了一些详情。」  龙辉和玉无痕顿时来了兴趣,而苦海依旧是那份波澜不惊的模样,也不知道是禅修功夫了得,还是为断刀之事烦恼。  「很多年前,有一个书生进京赶考,当时就住在这后山之上,科考前夕,他心情紧张,难以入睡,便出屋赏月。也就在他赏月的时候遇上了一个同样在此观赏夜色的女子,书生一见此女便惊为天人,随口诵了一首赞诗。那女子先是被吓了一跳,以为遇上了什么登徒浪子,但在跟书生交谈几句后,才发现这书生是个翩翩君子,两人交谈甚欢,竟是一见倾心,互生情愫。天亮后,女子便告辞离去,然后一到夜晚,便会再来跟书生相见,两人虽然深夜幽会,但却是发乎情止乎礼,并无越轨之事。书生原本想等金榜题名时向女子表面心意,谁料天意弄人,他名落孙山,万念俱灰之下便起了亲身的念头,幸好位姑娘及时发现,将他劝住,并跟他约定明年科举再见,那位姑娘也是敢爱敢恨之人,更大胆说出心中情意,明言只要书生名列金榜,她便委身下嫁。书生重燃希望,便回乡苦读。来年再考,书生还是不能登榜,那姑娘依旧对他不离不弃,柔情鼓励,书生可谓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一连考了三年,都没如愿以偿。书生虽然屡考不中,但多年的失败也锻炼出了他成熟的心智,这第四年他满怀信心踏入玉京。科考前夕,他再次来到后山,等待心上人,谁料等来的却是一群大内侍卫。书生被抓进了天牢,他时候才得知,自己的心上人竟是当今圣上最为宠爱的昙华公主,公主为了等他高中状元,便请求皇帝赐婚,正所谓公主配状元。谁料就因为等待书生高中,公主不断地推掉皇上定下的婚事,到了第四年,皇帝一怒之下便命人追查公主推婚之事,最后知道了一切缘由。皇帝知道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就是为了此等穷书生而耽误年华,顿时暴跳如雷,要杀掉这个书生。昙华公主知道后,便苦苦哀求,还答应嫁给镇东将军的儿子,皇上这才留下书生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书生被皇上勒令剃发,送到佛山出家,不许再入红尘。然而,昙华公主在出嫁的那一天便偷偷跑出花轿,来到她与书生首次见面的地方自尽了,从今往后,没到科举前夕,山上便会开出奇花。虽然只是花开一瞬,但其妍姿芬芳可让天地群花低首。」  闻得此故事,龙辉唏嘘不已,暗忖道:「这书生与我当年的经历何其相似,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像我一样轮回再生,跟这位昙华公主再续前缘。」  说着说着,四人不知不觉就走到后山,只见漫山遍野皆是野草乱生,根本就毫无一丝花色,更勿论那盛开一瞬的奇花。  林碧柔蹙眉道:「难道我们来迟了吗,这奇花早已盛开?」  苦海微微一笑,说道:「女施主,正所谓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或许吾等跟此奇花无缘……」  话音未落,只见他胸口的衣襟出忽然绽放金华佛光。  苦海大吃一惊,急忙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盒子,说道:「这是师尊托付给我的遗物,为何会发出此等异样。」  盒子啪的一声碎成粉末,一颗晶莹透亮的珠子悬浮半空,这枚珠子正是当日天诵塔中,水火尊者转交给苦海的遗物。  只见珠子不断地在四周飞舞,佛光绽放之中,竟看到珠子上伸出水迹,犹如正在落泪的眼珠。  就在众人惊愕之余,一股清香飘来,沁人心脾,只见佛元光耀之下,荒凉的后山竟是花开漫野,妍华迷人,宛若妙龄女郎柔情含笑,白云为裙摆,露珠做耳坠,以最美丽的姿容迎接爱人的到来。  昙花盛开,佛光凝相,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珠子中浮现,似真似幻,竟是韦驮菩萨。  龙辉感觉到这个韦驮菩萨跟以往大有不同,虽然只是一个灵体,但却有着悲天悯人之气质,凝望着漫山遍野的昙花,这个韦驮菩萨眼中更是透着一股淡淡的无奈和哀伤,与昔日那机心深沉的样子截然不同。  这似真似幻的韦驮菩萨呢喃自语道:「昙华啊,昙华,我一直以负业法门修炼,便是希望可以凝练出如来圣体,有足够的修为渡你登彼岸,解脱这无奈的苦恼,想不到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以此残魂跟你相见,真是天意弄人……」  苦海惊愕地道:「韦驮菩萨?您怎会在此?」  韦驮菩萨笑道:「傻孩子,我早就死了,你手中那颗珠子只不过是我元神化出来的舍利子。」  苦海顿时一惊,断断续续地问道:「元神也能够化出舍利子吗?」  韦驮菩萨道:「痴儿,肉身灰化,舍利诞生,为何元神就不能凝练出舍利子呢?」  苦海恍然大悟道:「多谢菩萨指点,弟子着相乐了!」  龙辉试着问道:「韦驮菩萨,敢问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韦驮菩萨叹道:「我便是你们方才所说的书生。当初昙华自尽,我万念俱灰,便一心修佛,就在我感悟禅法之时,却听到此地有奇花盛开,当时我百般好奇便到此观望。谁料我还没踏入山路,就感到一阵锥心剧痛,于是我就知道这奇花是昙华的灵魂所化,带着无边执念在此徘徊。灵魂不入轮回,而逗留尘世,只会遭受更大的业报和痛苦,我不忍昙华受罪,于是便试着用佛法渡航,谁料我方一重踏谷地,昙花就就一味的盛开,好像是看见我后就忍不住地绽放,可是我心如刀绞,要知道每一次开花就等同于燃烧元神,再继续下去,她便会烟消云散,连轮回都进不了。」  韦驮菩萨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之后我便请求佛界教主,在此地建造一座祥云寺,以佛法来庇护昙华的元神,替她保住轮回的契机,压制住昙花的盛开,但没到科举前夕,昙花无论如何都会盛开,幸好有佛气庇护,昙花只是匆匆一现,对她的元神并未造成过大损伤,再加上祥云寺香火鼎盛,昙华元神有幸得到众生原力的养护。后来,我替昙华感念众生大恩,便发无上原力,替众生负罪,如此一来,既能还报恩义,又能修炼如来圣体,早日替昙华解脱苦海。」  龙辉微微一愣,暗忖道:「情有多深,执念便有多重,看来这位昙华公主与韦驮菩萨之间确实是情深意重,至死不渝。」  韦驮菩萨苦笑道:「无奈,在我如来圣体大成的一刹那,有人暗中下毒手,利用我跟昙华昔日的情缘布下心魔障碍,引得我元神溃散,三魂崩碎,只余七魄,残留的魄元化作这么一颗魄元舍利子。」  龙辉蹙眉道:「菩萨,那么如今这个所谓的韦驮菩萨是一个冒名顶替的假货?」  韦驮菩萨点头道:「然也,此人强夺吾之肉身,藉此为非作歹,采阴补阳,十足的万恶之魔!」  苦海咬牙道:「弟子斗胆,恳请菩萨出面指证那个伪佛!」  韦驮菩萨摇头道:「难啊!我此刻魂魄不全,只能依附舍利子而保全,如今现出残魂,只怕很快便要消散天地。」  苦海眼圈一红,颤声道:「菩萨,快请重回舍利子,待弟子替您寻得解救之法。」  韦驮菩萨摆手道:「不必了,已经太迟了,自从我离开舍利子后,元神已经开始消散。」  苦海身子一震,喃喃地道:「菩萨,你为何要这样做?」  韦驮菩萨望着那漫山遍野的昙花,轻笑道:「昙花一现为韦陀,我又何须吝啬这最后的时光!修佛多年,难破情关。我死不足惜,只是苦了昙华这一片痴心,以及那有心之人借吾之躯体行恶作孽。」  龙辉不禁火冒三丈,心中暗骂道:「狗娘养的伪佛,竟如此践踏昙华和韦陀的一番情意,该杀!」  苦海听得唏嘘不已,但脸上却也挂着几丝疑惑。  韦驮菩萨仿佛看穿一切似的,望着苦海温和笑道:「苦海,你是不是这样想,佛修之人为何还堪不破这情关。」  苦海脸蛋一红,干咳道:「菩萨明鉴,弟子确实有此疑问,但绝无半点不敬。」  韦驮菩萨笑道:「佛法乃是导人向善,我若忘却昙华的一片深情,便是忘恩负义,连最基本的善都做不到,又如何参悟宏大佛法呢!佛修者既要斩断执念,也要敢于面对执念,同样道理,对于昙华之情意,我既然无法忘怀,那便坦然面对!」  苦海恍然大悟道:「菩萨所言甚是,弟子受教。」  韦驮菩萨又朝龙辉望了一眼,说道:「施主,贫僧若没眼拙,想必施主的魂气魄元已经受创。」  龙辉点了点头道:「菩萨慧眼,晚辈确实元神受创。」  韦驮菩萨道:「贫僧多年来替众生负罪,元神不但承接了众生的罪业,也接纳了众生诸世轮回的记忆,这枚舍利子乃是我魄元所化,内藏众生轮回因果,已经形成了百气流魄,待贫僧走后,这枚魄元舍利子便赠与施主吧。」  龙辉心怀感激,拱手还礼,碧玉双姝也感念韦驮菩萨大恩,跟着龙辉行礼答谢。  韦驮菩萨长叹一声,摆手道:「我想同昙华在说几句话,诸位可否回避一二?」  众人只觉得眼圈一热,泪水险些就要夺眶而出,这对痴恋百年的爱人到了今时今刻却是要再度生离死别,再无相见之日。  望着拿到似真似幻的佛影,龙辉无限感慨,拉着二女默默退去,苦海也是无奈哀叹,静静地走下山去。  四人在山脚静待了片刻,却闻山上吹起呼呼风声,委婉凄凉,犹如少女哭泣,杜鹃泣血。  四人急忙再度折返后山,映入眼帘的竟是一片荒凉,不但昙花枯萎,就连漫山野草化作灰烬,从此这座后山寸草不生。  昙花一现为韦陀,韦陀已然消散天地,昙化又如何独活世上,从此一缕芳魂随风而去。  苦海呆呆地望着那一片荒漠的山地,心中怒火翻腾——昙花盛开,佛眼垂泪,如今韦陀引渡爱人不成,反遭魔劫,消散天地,眼见此情此景,便是佛亦有火!苦海猛然怒喝:「我苦海就此立誓,不斩此淫邪恶佛,生生世世永坠苦海!」  既是对韦陀心愿的遗恨,亦是除魔意坚,苦海禅心瞬间圆满,一肩担起杀生斩业之重任,顿时天地同悲,万佛诵经,梵音乍现。  只见一道金光飞驰而来,所过之处,皆是佛光普照,原本因韦陀湮灭而枯萎的山坡瞬间重焕生机,虽然不能再见昙花盛开之美景,但也有绿草萌出,鲜花绽放之春景。  龙辉与碧玉双姝定神一看,那道金光正是愆僧斩断的镇魔戒刀,只见两截断刀正在重接,可是始终还有一道细痕,难以完全愈合。  苦海双目紧视断刀,一字一句地道:「此刀便以梵刹为名,禅刑为号,合称梵刹禅刑!」  斩业意坚,刀魂随之孕育而生,断刀瞬间合二为一,脱胎换骨,再无破绽,变成金华璀璨,晶莹剔透的一口斩魔佛兵——梵刹禅刑!刀魂生成,神兵降世,只见佛音诵经,云海之中乍现神佛法相,虚无缥缈的佛音响起:「佛心原应慈悲,然绝对之慈悲,却无法抑恶扬善,尽渡世人。芸芸众生,佛渡有缘。善缘善了,恶行恶止。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但求一平天下之曲折,偿尘世是非之因果。梵刹出鞘,为公不为私,禅刑显锋,断尽红尘恶,以极恶显诸善之净值,以极端之犀利果决,舍一身道行、身入无间之大慈悲,非大智慧者不为也。手持梵刹禅刑者,虽等同代天刑罚,但却要以身罚杀戒,承受诸般业果报应!苦海,你可愿接掌梵刹禅刑?」  苦海不吭不卑,行佛礼答曰:「佛者慈悲,剑者清泠,两者得兼,旷世难逢。苦海僧人,愿遵佛法严旨,渡红尘浩劫。身在尘内,心在尘外。梵刹临身,杀生救苦。禅刑斩罪,甘受业果。杀生护生,济世斩业,顶云天而无愧,破痴执成厚德!」  铿锵有力的回答,宣誓着禅心斩业之坚定,苦海再无迷茫,宁可永堕无涯苦海,也要持明王怒相,杀生负罪,断劫斩魔身,涤清万般恶。  就在苦海佛心圆满之际,天地生出感应,云海之中竟见历代佛界教主英魂现身,万佛同时颁下法旨:「舍身入无间,心怀慈悲法,梵刹执禅刑,杀生赦无罪!」  苦海勘破迷障,禅心大圆满,龙辉也替他高兴,望着那口重生的镇魔戒刀,说道:「苦海大师,恭祝你神兵练成,端正佛门指日可待!」  苦海笑了笑,递过那枚魄元舍利子,说道:「龙施主,这是韦驮菩萨转增给你的,也希望你能早日康复,替天下苍生出一份力。」  龙辉接过舍利子,点头道:「韦驮菩萨这份恩情,龙某感怀五内,定当助大师揪出那个伪佛!」  苦海还刀入鞘,说道:「多谢。不知龙施主准备从何下手?」  龙辉笑道:「那个伪佛正在与齐王合作,而昊天教的高手又潜入尚武堂,既然如此,咱们便来个坐山观虎斗,让伪佛跟邪神斗个两败俱伤,也好趁势拔除这两颗毒瘤!」  再商量了一些细节,龙辉便告辞回去,女子心思也较为细腻和善感,林碧柔跟玉无痕都有些闷闷不乐,秀丽的眉宇间笼罩着一层愁云。  龙辉见状便问道:「碧柔,无痕,你们在想什么呢?」  双姝心意相通,林碧柔率先开口道:「龙主,想不到这个昙华和书生的传说竟是真事,他们生不同同床,就连死后也不能同棺,最终两人同消天地……这世道实在是太残忍了!」  龙辉摇头道:「再残忍的事情也曾有过,想当初……哎,算了,旧事不必再提,昔日过错也无法挽回,唯有好好珍惜眼前人。」c

本贴最早由: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 www.010ccc.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版权所有 © 2013-2016 [联系方式:010ccc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