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动我心】第六章 欲与那人携素手



第六章 欲与那人携素手  「狗狗?」  「你愿意么?」小馨把头扎进了被子里,说话的声音闷闷的:「我想让你做我的主人,调教我,可以么?」  「…………」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屋子里的气氛很是尴尬。感觉过了很长时间,我身后的小馨才把头探出来幽怨的问了一句:「不同意也可以回答一句的嘛!我只是个想法,没有要你一定同意的。」  「我……不是不同意……」我把杂志紧紧的抓在手里,支支吾吾的说。  「哦?那你是同意啦?嘻嘻……」小馨一下子从被子里钻出来压在我的身上,紧紧的搂着我:「小琪,你真好!啊啊,不是不是,是主人!」  「呃……也不是说同意啦……」  「那你是什么意思?」小馨已经翻过我的身体,站在了地上。听到我的回答,本已微微弯曲的膝盖一下子又直了起来,光溜溜的站在地上看着我。  「我,我是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狗狗,什么主人啊?什么是调教啊?」我看着小馨,一阵心虚,不知道我这么大喘气她会不会发飙。  小馨先是愕然的看着我,转瞬便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我被她看的发毛,便掀起被角,一边瞄着她一边把头缩下去,直到眼前变成一片黑幕。  我只听得小馨噗嗤一声笑,然后就感觉被子向下褪。我紧紧的拉住被子,却感觉一只手从缝隙里伸了进来,迅速的攀上了我的胸,捏了一下我的乳头。我的身子一抖,手上没了力气,被子一下子被小馨扯了开去。  小馨跪在床头,见我害羞的打开她的手,抱住自己的胸,于是微微一笑,捧着我的脸,深情的吻了下来。  刚才的绝美一幕还在我脑海里没有消退,小馨甜甜的舌尖好似又把我带回了那舒服的感觉里。我主动的迎上她的唇舌,和她交缠在一起,双臂也不由自主的松开,探过去抱住她的颈。  我整个人仿佛融化了,世界也好似消失不见,整个天地间只剩下唇齿之间的香气流转,灵魂像是被幸福托在空中不停旋转,一时间有些眩晕。  我的身体开始发烫,下体的小溪再一次流淌,可就在此时,唇分,一切幻想全都消失,感觉自己一下子从云端跌落,忍不住从鼻孔发出呻吟。  「嗯~~」  「嘻嘻……睡觉吧,以后我慢慢的再告诉你。」小馨站起身跃上床,搂着我闭上了双眼。  「今晚居然做了这么没脸的事情,到底该怎么办才好?看燕姐和文在一起……的时候是那么舒服,不知道和我今天的舒服是不是一样?定是不一样,那么粗的一根东西进到身体里,怎么会像和小馨这样来得舒服?可若是不如这舒服,那燕姐怎么会……其他的女生还不是都选了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小馨说的狗狗、调教,听起来就很邪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明天她若再问,就回绝了她吧!可是,可是今晚刚刚这样,我若是回绝,她会不会再也不和我做这事了?呸~ 呸~ 不做了我就……我就……」胡思乱想中,眼皮越来越重,终于也没想出来小馨若是生气,我该当如何,只是在这个问题中渐渐睡去。  第二天一早被小馨叫起床,发现她早已做好早餐。忐忑不安的直到吃完,小馨也再没提起昨晚的话题。我背着书包出门的时候,她还像一个温顺的小媳妇一般给了我的脸颊一个吻,看着我下楼,这才关门回去。  又是一天让人昏昏沉沉的课,晚自习后,高又鼓起勇气要求送我回家。一路上他一改上次的闷葫芦形象,喋喋不休的讲着笑话。我在一旁听着,好笑的就笑笑,不好笑的就毫无反应,弄得他一会兴奋一会尴尬。虽然我明白他对我好,但是对他却真的没什么感觉,再加上心里还对文和小馨纠纠葛葛理不清楚,更是无心理会。一会到了家门口,高见我兴致不高,也就告了别怏怏离去。  家门的门锁有点生锈,我开了半天才打开,进门后我用力一脚把们踢的关了:「死门、破门!你也欺负我!」  「哟?谁欺负我们家琪琪大小姐啦?呵呵,小姑娘家,怎么这么大脾气?」燕姐拿着一叠衣服正从阳台往卧室走,见我气鼓鼓的进门,于是停下来问我。  「呃……没有谁」我不知昨晚的事能不能和燕姐说,但却知道心里对文的奇怪感觉是不能说的:「燕姐,你收衣服啊?」  「死孩子,学着和燕姐保密了是不?」燕姐笑着向我招了招手:「回来的正好,我正在收拾东西,找到几条原来的裙子,你看看能不能穿。」  「好啊,嘻嘻……」  「你这孩子就是爱贪小便宜!喏,在那边,自己试试吧!」燕姐开玩笑似的拍了拍我的头,我吐吐舌头躲开,却发现她是再往一个皮箱里收拾衣物。  「燕姐,你要走啦?」我心里不舍,赶紧丢下裙子跑过去拉住她的手。  「是啊,这次在家呆的时间也不短了,文那里……恩~~你姐夫,嘻嘻~~你姐夫那里有个机会,可以和人家合伙做一个公司。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去照顾照顾他的生活还是可以的,也免得他吃饭总是对付。我们两个高中毕业就一起去了那个城市,这回能有立足的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燕姐把手搭在我的手上,微笑着对我说。  「燕姐~~~ 我不让你走~~~ 」我拉着燕姐的手撒娇,心中是真的有些不舍。  「傻孩子,女人当然嫁鸡随鸡了,不和你姐夫在一起,难道还要咱们两个女孩子厮守终生么?」  燕姐笑着伸出食指在我眉心一点,她是无心,可却恰好点中了这一天来我的心结,弄得我一时无言。  「小琪,怎么不说话啦?」燕姐见我无言,很是纳闷:「今天回来就感觉你不对劲,是不是被人家欺负了?」  「谁敢欺负我?哼!」我反应过来,对着燕姐做了一个傲慢的表情:「你是不知道你妹妹我多强大,知道了能吓死你呢!」  燕姐先是一愣,继而笑着摇头无语。  「不和你说了,说了你也不信,嘻嘻……」我嘻嘻笑着,还是决定把心底的疑问说给燕姐听,毕竟从小到大,她是除了父母以外最疼我的人:「燕姐,难道只有和男生才能……才能那样么?女生和女生就……不行么?」  「女生和女生?」燕姐的表情古怪,像是在思考一个世界级的哲学问题:「这个……这个……你怎么会这么问?我怎么会知道?」  「就是觉得没什么不一样嘛!」我的姿势从拉着燕姐的手变为搂着她的腰,然后用一只手在她的身上比划:「还不都是揉胸啊、捏屁股啊、亲嘴啊什么的,只是差……一根东西,但女孩子的手温柔的多呢,不是么?」  「你这死孩子从那里学来这些?」燕姐的脸涨红起来,严厉的质问一句后就变成了婉转的规劝:「我比你没大几岁,但好像却和你活在两个时代。我上高一的时候还是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学习和疯玩呢,你啊!别一天到晚总考虑这些事情,学习才重要啊!这些东西以后你会慢慢懂的,可这女女,我只是听说,从未亲见。不过想来女孩要比男孩更了解自己,应该会更……」  我瞪着一双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弄得燕姐很不好意思,说到这就再也说不下去。见她无言垂首,我的胆子忽的大了起来,胡乱比划的一只手真的抚上了燕姐的胸,吓得燕姐一个激灵从我的搂抱里退出去。  「小琪,别胡闹」燕姐只是退出去,却没有再走远,仍留在我的手能碰到的范围内:「女孩子彼此亲密一点是正常的,摸摸亲亲偶尔也会有,但是你可别胆子太大,搞出事来!」  「谁搞事啦?嘻嘻……」我嬉笑着一个箭步又把燕姐搂在怀里:「放心吧,不会啦!最后一个问题,然后就放了你!」  「嗯?」燕姐瞥了一眼我故意放在她胸脯上的手,却没有动弹。  「那个……那个是什么滋味?好吃么?」我满面坏笑着问出这句话,可谁知自己的脸先羞成了一块红布。  「哪个?」燕姐的疑惑不像是装出来的。  「老公,人家第一次都给了你,你可要对人家负责任~~」我把燕姐抱个紧紧,嘴里嗲嗲的学着那天晚上蹲在沙发前的她。  「哎呀!!你怎么?你……」燕姐身子一震,随即挣脱我的怀抱,一巴掌就拍在我屁股上:「看我不打死你!」  我大笑着逃跑出门,关起卧室的门用力顶住,把燕姐隔绝在屋里:「你要是敢打我,我就告诉大姨,嘿嘿……」  「你敢!!」  「你试试我敢不敢!!!」  「…………好吧,我服了,你打开门……」燕姐沉默半响,迟疑着回答。  「你当我傻啊!你骗得我还不够么?」我嗤之以鼻,以前这种先骗,然后被追打的例子太多了。  「女人这辈子能碰上一个真心对自己的好男人,真的很不容易;而这个男人又恰恰是你喜欢的,这就更难」门上的推力忽然消失,燕姐的声音也稍微有些远了:「我很幸运,碰上这么一个男人,何况他还很优秀,至少到现在我碰上的男人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我当然想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他,包括所有的第一次。等你长大了,爱上一个人,你就懂得了。」  「燕姐……」我把门开了个小缝,看到燕姐坐在床沿,若有所思,这才大胆把门推开:「可女孩子的第一次不是该留在新婚那夜么?你怎么那么早就给了那家……给了姐夫?」  话一出口,我突然想起昨天那旖旎一幕,差点没哭出来:「完了完了,自己的第一次已经没有了,而且给了女生,这个以后要是嫁人,和丈夫说,他会信我么?这下死定了,昨天怎么没先到,这下我该怎么办?呃……不对,燕姐那晚说要有落红的,书上好像也是这么说,对了,还有疼痛。昨晚只有舒服,没有落红,也没有疼痛,应该没事。不不,是肯定没事!菩萨保佑,肯定没事!」  燕姐听我问完便没了声音,抬头看了看先是一脸急色继而变得有些释然的我,以为我在为她着急,于是自己也是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就在我疯狂的给自己祈祷的时候,燕姐才开口说道:「这件事该如何做,只是这几千年礼教的说法吧!一个女人,若是自己的第一次不能给自己心爱的人,那又有什么意义?男人自私,既想和女人欢好,又想让女人保持贞节,别人的女人都该是淫娃荡妇任其采撷,自己的女人就该是贞洁烈女不能有半点瑕疵。对女人来说,何其不公?我有幸给了自己最爱的男人,也就不枉此生,至于婚姻,如果男人怜爱,自然就给了你,那是不是新婚之夜又有什么分别?」  「姐夫若是抛弃你,怎么办?」我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住,只是顺着燕姐的思路想到这个问题。  「我亲手杀了他!!」燕姐咬牙切齿、斩钉截铁。  「燕姐…………」我有点害怕,亦有些怀疑眼前的燕姐是不是我认识的温婉可人的那一个。  「呵呵,开玩笑啦,看你吓的那副傻样子!」燕姐掩嘴轻笑,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他得了我的身子,以后就算是不爱我了,也不会抛弃我,因为他会负责任,更何况,他不会不爱我。有责任、肯担当是一个好男人必备的素质呢,呵呵,你还小,不会懂得,其实这世界,做好人是要吃亏的。」  「你的意思是姐夫在外面总是吃亏喽?」看见燕姐恢复正常,我才敢大起胆子开了句玩笑。  「敌我不分还能叫优秀的男人?」燕姐摇头笑,似乎对我认识浅薄有些不屑:「在外万人敌,在家妻管严对女人来说才是优秀。难不成总回家撒气的男人才算好?笨丫头,呵呵~~」  「切~~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谁信啊!」我不屑的撇撇嘴,然后心中一动,邪恶的笑起来:「真有那么好的话,我以后如果遇不到,就把那家伙抢过来自己用,看你怎么办,嘿嘿……」  「抢什么?送给你好了,怕的是他看不上你这个黄毛丫头呢!」燕姐看出我的戏谑,于是反唇相讥。  「你真的舍得?那我……」我本是说笑,谁知燕姐话一出口,我的心里却是一动,急切的话语脱口而出,吓了自己一跳,赶忙收口。  「……」燕姐被我急吼吼的话语弄得一怔,认真的看了看我,然后哑然失笑这对我招手:「你吓了我一跳,还真以为你是来真的,呵呵……」  我心虚脸红的走到燕姐身旁,不知该怎么答话的时候,胳膊被燕姐一把紧紧抓住,再也挣脱不开。  「你刚才好像说要告诉我妈什么事情是么?」燕姐一只手抓着我,另一只手的五个指头不断活动。  「没有没有,燕姐你误会了,啊……」我一边讨饶一边后退,却还是没有躲开燕姐的魔爪。不过这次我从小馨那里学了新招数,看准了机会,一下子捏到了燕姐的乳头,果然她尖叫一声松开了手。  我带着得胜的大笑往门外跑,就要拐出门口,听见身后燕姐笑着喊我:「慢点,别摔了!这次真的不动你了,呵呵……」  我把身体藏在门外,只把头探回去看,燕姐已经转过身继续整理衣物了。我一探头,她就像背后长了眼睛般幽幽的出了声:「你刚刚情窦初开,后面的日子还很长,一定会遇到一个很好的男人。文和我后天就离开了,这一去可能要很久。你长得漂亮,追你的男孩子不会少,自己挑一个适合你的好男人吧!」  「切切切~~~ 看好你的文吧,谁稀罕他!」说完我转过身靠在墙上,心里有点心酸,也有点彷徨,更多的却是说不出的委屈。  一夜无眠。第二天我带着黑眼圈跑去上学,下第一节课小馨就到教室门外找我。我瞥了一眼准备过来问候的高就跑了出去,剩下他在那里风中凌乱。  「小琪,有没有想我?」小馨见到我,趴在我耳边悄悄的问我,然后扳着我的肩膀看到了我的黑眼圈,哑然失笑:「你昨晚没睡吗?怎么搞成这样?」  「我,我……」我见到小馨,忽然有一种见到了亲人的感觉。就像回到了小时候被别人欺负,回家里找燕姐去报仇的时候。  和小馨说完事情的经过,又语无伦次的说了说自己心里的想法,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倒是自己心里轻松不少。  小馨的脸忽明忽暗,最后更是整个人精神都委顿下来,我的话一说完,就变成了一阵沉默,和周围乱糟糟的环境形成鲜明对比。  上课铃响,小馨拉住我叹了口气,快速的说:「别担心,我来帮你!」然后就回头跑走了。  小馨不这样还好,我只是为了自己心中对文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担心,等她说完,我这一天的心里都左右摇摆,心里一会是文的身影,一会是她的神态,一会又害怕她想出什么招数伤害了燕姐。  一天很快过去,小馨居然没有再来找我,结果这样弄得我更是心神不安。晚上高送我回家,我也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弄得他也是一脸黑线的回了家。到家里看见大姨和大姨夫给燕姐做了好多好吃的践行,心情更是差的出格。  第二天又是无精打采的去上学,结果在校门口就被小馨拦住。她递给我一个很大很漂亮的包装盒,喘着气对我说:「我花了一天时间准备好的,有你说过他最爱吃的最好的巧克力,还有一封以你的名义写好的信,还有……反正你把这个给他,他会明白你的心意啦!我想了又想,直接表白是最有效的,别想那么多,我现在陪你去!」  「可是还要上课……」  「我只在乎你!」  「可是燕姐……」  「我只在乎你!」  「可是……」  「你是去还是不去?他就要走了,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这种机会!」 (待续)

本贴最早由: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 www.010ccc.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版权所有 © 2013-2016 [联系方式:010ccc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