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江湖劫】 第一章 美人凝玉



第一章飞仙山庄  静谧的夜色,笼罩了依山而建的飞仙山庄,一名少女,手持灯笼穿行在九曲回廊之间。  少女约莫十四五岁,清雅稚嫩的瓜子脸上,依稀还带着几分晕红。  她娉婷的走过青石小路,纤细的腰肢轻轻摇曳,带出迷人的风情。  少女云髻高盘,身上披着一袭轻薄的白纱,天鹅般优美的玉颈,被一个银色项圈紧紧锁住。  目光往下,隐约可以看见少女的身体。  玲珑的玉体被黑色的金属贞操衣禁锢,束胸前端露出两个凸起,仔细一看,原来是少女娇嫩的乳头。  此刻,乳头已经充血膨胀,如同一颗紫葡萄。乳根被银环紧箍着,乳头上伸出精致的乳环,挂着一个小巧的风铃,随着少女的呼吸,风铃不断轻轻颤动,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  风铃之下,是少女被约束得不堪一握的细腰。  少女双腿之间,吊着一个拇指大的祖母绿翡翠,随着少女的移动,祖母绿不断晃动,让少女时不时发出一声娇喘。  原来少女的阴蒂上,也穿着一个缩小的鸳鸯扣。  阴蒂周围的肉皮被切开,鸳鸯扣紧箍在根部,娇嫩的阴蒂肿胀充血,再也无法缩回去。  祖母绿翡翠就系在阴蒂环上,牵扯着敏感的阴蒂,让少女时刻兴奋着。  阴蒂下面有一条绿色的圆管,从尿道一直伸进膀胱。  软棒上涂着极具粘性的药膏,和尿道紧紧地黏合在一起,再也无法分开。  一个圆球在膀胱内部,堵死了尿道口。  圆球上有许多小孔,现在闭合着。只有这些小孔打开时,少女才能进行排尿。  这套装备,名叫千机球。是飞仙山庄主人调教女奴的淫器。  当膀胱压力超过一个极限,千机球上的小孔,会自动打开。用如意簪点一下尿道,就能排出一半尿液,避免女奴被憋坏。  这个极限,也是可以调整的。  少女的阴道也塞着绿色的调教棒,透过透明的棒口,可以清晰的欣赏到,阴道内壁美丽的风景。  许多粉红的肉褶,一圈圈的缠绕在调教棒上,似乎还在微微蠕动。  调教棒前面一直伸进了子宫,在子宫中膨胀成一个圆球,卡住子宫颈。  圆球表面有许多小孔,可以排出子宫的经血。  这套淫器叫锁情柱,可以按照设定,自动震动,或者放电。  同样,少女的菊蕾也被锁情柱锁住。  少女脚上穿着黑色长筒高跟靴,修长的玉腿被柔软的羊皮紧紧包裹住,只有大腿上方露出雪白的肌肤。  长靴顶部有四根银链,锁在贞操衣上。少女是无法脱下这个长靴的。  长靴共分三层,中间是飞星钢的网状骨架,内外层是羊皮,穿起来轻盈透气,又坚不可摧。  长靴在膝盖处是活动的结构,可以让小腿自由弯曲。  少女的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鞋。细长的鞋跟,让少女走路时显得婀娜多姿。  高跟鞋鞋底有许多金属凸起,可以随时旋转,震动,放电,刺激或者惩罚少女的脚心,脚趾。  这些少女身体长期被禁锢,调教,已经变得极为敏感,加上身上淫器的挑逗,经常保持在高潮临界点边缘。  但少女敏感的部位,都安装着锁情珠,当少女即将达到高潮的时候,锁情珠就会自动放电,让少女痛苦难言,把欲望强行遏制住。  没有主人的允许,这些少女永远也不可能达到高潮。只能强行控制自己的欲望,渴望着主人赏赐的高潮。  ……  「吟波小蹄子,这般行色匆匆,可是要去绯烟宫挑灯夜练吞液十八式?  一名同样衣着的少女,手捧一个漆盒,从一处回廊走了出来,打趣着问道。  「吟雨?你才是小蹄子呢,仙子要我去请主人。」吟波小脸一红,辩解道。  「哦,可要好好侍奉,说不定主人一高兴,也赏你一些玉液,嘻嘻嘻……」名叫吟雨的少女轻笑而去。  「去你的,明明是你想主人的玉液。」吟波娇羞地跺跺脚,俏脸泛红地又走了一段,在御鸾殿外面停了下来。  「主人。」  「吟波?进来。」殿内传来一个清朗的男音。  吟波低头整理了一下身上若有似无的白纱,这才推门而入。  清脆的风铃声,飘进了大殿  一名丰神俊朗的少年斜靠在白玉牙床上,他上衣撇开,矫健的肌肉展露无遗。  吟波目光下移,只见含丹正跪在少年胯下,螓首微扬,陶醉的舔吸着玉丸。  少年的金茎,正放在少女灿如春华的脸上,尽管金茎现在软绵绵的,但也近三指粗,四五寸长短。  含丹专心的服侍着金茎,擅口轻含玉丸,舌尖不断挑动,带给余恒若有若无的刺激。  看到主人的金茎,吟波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在主人胯下饮尿的美妙情景,不由得兴奋起来,感觉下身似乎湿润了许多!  「有什么事吗?」少年漫不经心地问道。原来这名少年,就是飞仙山庄的主人余恒。  「啊……回主人,仙子让奴婢来请主人过去。」吟波回过神来,赶紧屈膝禀报。  「哦?师父从江南回来了?」余恒一扬眉。  「是,主人」吟波恭敬答道。  「我正想小解,吟波和吟液过来服侍,完了再去见师父。」  「是,主人。」吟波听了,欢喜地放下灯笼。旁边侍立的吟液也喜笑颜开,轻盈的走过来,与吟波并排跪在余恒胯下。  吟波微笑着说道:「吟液,你先服侍,我来清洁。」  「是,请主人赐尿。」吟液感激望了一眼吟波,恭敬的捧起金茎,张开樱桃小口,把金茎吞了进去。  吟液含紧金茎,螓首不断的伸缩,旋转,嫩滑的香舌在金茎上灵巧的扫动着,很快就让金茎再次膨胀起来。  膨胀的龟头刺进了吟液的喉咙,吟液轻轻挤压喉壁的膛肉,规律的刺激龟头,给余恒带来美妙的享受。  余恒马眼一松,尿液喷涌而出,从少女的喉道,流到胃部。  吟液露出羞涩的笑容,陶醉的服侍着,香舌,喉壁不断蠕动,让余恒尿得更加畅快。  原来这些侍婢都被余恒炼制,改造过。只要接触到余恒的体液,就会让少女兴奋起来。  舒爽的尿完,金茎微微抖了一下。吟液用力吸允,把茎管里面的残尿吸尽,才小心的吐出金茎,玉手轻捧,让吟波接口。  吟波含住金茎,香舌绕着龟头不断打转,仔细的清理起来。最后,还用舌尖点开马眼,在里面轻轻的颤动,带给余恒特别的回味。  余恒舒服的哼了一下,轻笑道:「吟波服侍的不错,赏。」  吟波压住心里的惊喜,仔细清洁完龟头,才喜悦的俯首谢恩。  原来,余恒的赏字,指一个1级高潮。吟波可以留在本月内享用。  这些侍女的玉足,菊蕾,阴道,子宫,尿道,阴蒂,乳房,小舌,喉壁都被余恒炼制成敏感带。  刺激任意一处,达到高潮为1级高潮,如果九处同时刺激达到的高潮,为9级高潮。  按照规定:赏字是指一级高潮,持续1分钟。重赏就是9级小高潮一次,持续5分钟。  吟波已经很久没有被主人宠幸了,这时意外的得到赏赐,不禁喜出望外。  这时,一旁侍立的夏荷端来一盆药液,监督两女将小嘴,深喉清洗干净。  按规定,每次侍候余恒小便之后,必须清洗干净,否则重罚。  走吧。」  春兰拿着灯笼在前引路,穿过雅致的回廊和花园,听着松涛声,三人来到南宫媚的住处:瑶仙殿。  大殿内部装饰得华美雅致,各种玉器字画琳琅满目。侍琴和余恒来到偏殿,屏风之后,一张笼罩着轻罗幔帐的巨大卧榻,摆放在房间正中。透过薄如蝉翼的轻罗,隐约可见一具婀娜的女体斜躺在卧榻之上。  见余恒进来,一条白腻丰润的手臂曼妙的撩开了幔帐,杏目琼鼻、肌肤胜雪,美艳逼人的雪桃仙子——南宫媚坐了起来。  南宫媚妖娆的站起来,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她盈盈的拜了下去,轻吐莺声:「媚奴恭迎主人驾临!」  「呵呵……」余恒愉悦的笑了起来,大步来到卧榻,坐定之后,微微一笑,「起来吧,师父!」  要说「雪桃仙子」南宫媚,江湖上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早在十年前,她就已经凭借天姿国色和超绝的功力,与南海慈航静斋首座「香玉仙子」林蕾并称南国双仙。  身为星月门不死老仙的传人,南宫媚不仅一身功力难觅敌手,更修炼成堪称天下奇术的「八荒玄女功」——不仅花容月貌保持在二八年龄,功力更是达到沟通先天的境界。  五年前泰山邪道八门围攻南宫媚,她仅用一招「万魅雪影」,就生擒了八门门主。从此威震武林。  但此时,江湖上威名赫赫的南宫媚,却妖娆的跪在余恒面前。她风情万千仰起头,含情脉脉的说道:「在主人面前,媚奴不敢站」  「呵呵!师父怎么也变得油嘴滑舌起来,想当年你教我武功的时候,可是严肃的很!」余恒调笑道。  跪在地上的南宫媚,身着鹅黄色的紧身云罗上衣和同色长裙,千娇百媚的玉体,带来醉人的气息。  「当年是媚奴不懂事,还望主人恕罪!」南宫媚眼波流转,嘴角含笑,将螓首靠在余恒的腿上轻轻摩擦,腻声说道:「媚奴的小嘴,好久都没有被主人赏玩了,一点都不油,干得很!」  「……呵呵,那徒儿就玩赏一下师父的小嘴,看看到底油不油!」望着师父半染的桃腮,余恒畅声笑了起来。  南宫媚听到主人的命令,美目荡起一阵春潮,她优雅的爬到余恒胯下,扬起玉容,兴奋的望着主人。  「主人,您想让媚奴服侍那里!」南宫媚期待的问道。  余恒接过春桃沏的铁叶茶,抿了一口,嘴中泛起淡淡的苦味,刺激得口舌生津。待苦味褪去,又产生一股甘甜,令人回味。  看了眼南宫媚,余恒淡淡问道:「你想服侍那里?」  南宫媚恭敬的伏下头,小心请示道:「请主人喻示?」  见南宫媚没有忘记规矩,余恒笑了一下,说道,「就后庭吧!」  「是!」南宫媚娇声领命。  侍琴,侍棋轻盈的爬过来,跪伏在卧榻前面。侍书,侍画将余恒双腿抬起,放在侍琴,侍棋的玉背。  随后,侍书侍画跪在大腿两侧,轻柔的锤着大腿。  语薇,语柔,语嫣,语梦齐齐出列,盈盈拜倒,轻声问道:「请主人喻示,奴婢等如何服侍。」  扫过脚下几个皎如秋月的侍婢,余恒随意点道:「语嫣,语薇舔脚,语柔,语梦揉肩。」  语嫣,语薇面带笑容,齐声应是。语柔语梦则是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随着余恒的声音落下,语嫣,语薇束胸自动脱落,露出两对雪白丰满的巨乳。  语嫣语薇轻抬主人双脚,放在巨乳之上,柔荑握住脚踝,轻轻的在巨乳上摇动起来。  二女的巨乳坚挺而又滑嫩,按摩着余恒的脚心,带来酥痒顺滑的爽感。特别是被鸳鸯扣紧箍,充血肿胀的乳头,在脚心刮动,带来微硬的触感,真是人间极乐的享受。  语嫣语薇低下螓首,伸出香舌,仔细的舔着脚趾脚缝。二女还时不时抬头,向着余恒嫣然一笑。  脚底,脚趾,大腿肌肉同时传来舒爽的刺激,让余恒舒服的眯起双眼,慢慢享受起来。语柔,语梦跪在余恒身后,伸出柔荑,细心的捏揉起来。  南宫媚凑近主人的肛门,闻到浓烈的男性体味,名震江湖的南宫媚已是媚眼如丝,心痒难耐。  她用舌尖轻轻一旋,挤开了肛门的括约肌,香舌一弹,挤进了肛门。  南宫媚玉脸紧紧的贴在肛门上,香舌几乎全伸了进去,琼鼻里呼吸着主人独有的气味,身体已经临近高潮。  但是,被锁情柱惩罚的痛苦,立刻浮上了脑海。这种难受的滋味,南宫媚不想再尝试。  南宫媚急忙屏息凝神,努力控制住身体的欲望,将注意力集中在香舌上,按照主人的喜好,在直肠里弹奏起:平湖秋月。  灵巧香舌按照乐曲的节奏,,舌尖不时轻点直肠里的敏感点,给余恒带来悠然的放松享受。  这时,香舌里面镶嵌的锁情珠,也开始震动起来,即给余恒带来了额外的刺激。也挑起了南宫媚的欲望,微妙的快感从舌内产生,迅速的卷过全身,让南宫媚的欲望不断升起,高涨……  南宫媚感觉情欲即将突破临界点,无奈之下,香舌在余恒的直肠中弹起了一组暗号,请求主人赐予一次小高潮。当然,这种请求也可能招到主人的惩罚,但已经无法忍耐的南宫媚,也只好饮鸩止渴了。  神游天外的余恒,感到后庭传来熟悉的暗号,暗哼一声,想到:「才刚刚服侍就忍不住了,看来师父出去一趟后,忍耐力又下降不少。」  余恒比了一个手势,侍立在旁,专门调教诸女的秋月,心领神会地从百宝架上,选了一条牛皮调教鞭,笔直跪下,双手捧给余恒过目。  余恒淡淡的说道:「中鞭师傅菊蕾,让她回忆一下规矩。」  「是」,秋月冷艳动人的玉脸,露出恶魔般的微笑,作为负责调教诸女的侍婢,秋月被调教最久,受苦最多,却很少受到余恒的宠幸。  因此,最受主人宠爱的南宫媚,让秋月十分嫉妒。  南宫媚心里暗暗叫苦,没求到主人的赏赐,反而受到了惩罚。  但主人的命令,谁也无法违背。  雪桃仙子只好分开玉腿,像母狗一样,高高翘起美臀,秋月解开罗裳,把臀部的贞操带取下,露出下面如雪的肌肤。  南宫媚的雪臀白腻晶莹、浑圆丰满,看上去非常诱人,忍不住就想去抚摸,玩弄。  现在她的美臀高高翘起,中间露出一道细缝,宛如一枚冰雕玉琢的玉桃,完美而诱惑。半透明的锁情柱,锁在上面,将菊蕾撑成一个可爱的小洞。  一朵粉红的桃花,纹在菊蕾周围,撑开的菊蕾,好像桃花花蕊,周围则是栩栩如生的花瓣。  随着肛门的颤动,桃花花蕊生动的摇曳起来,透过锁情柱,可以看见菊蕾里浅红的肉褶,也开始蠕动起来,好像花儿不断绽放,吸引着蜜蜂的采摘。  好一幅奇妙的美景,谁能料想得到,威震江湖的南宫媚,臀部居然有如此淫靡的纹身。  就连秋月,看着这副生动的桃花图案,也产生了一种诱惑的感觉,不由暗骂了一声:「真是个骚蹄子」。  南宫媚美臀显眼位置,还纹着一个寸许大小的紫色纹身,中间刻着紫色的「媚奴」两个大篆字体,显得古朴飘逸。  秋月将南宫媚后腰的银链拉下来,勒开菊蕾两侧的臀肉,绕过会阴,锁在阴道的锁情柱上。  原来,锁情柱后面都有锁扣,可以方便的挂锁起来。  秋月拔出锁情柱,菊蕾竟然发出了啵的一声,仿佛舍不得锁情柱的离开。  秋月微微冷笑,用涂着红色蔻丹的小指指甲,伸进还没闭合的菊蕾,轻轻刮起直肠媚肉,让南宫媚剧烈的颤抖起来。  南宫媚感到直肠的媚肉,被秋月娴熟的挑逗着,强烈的刺激,仿佛闪电一样,掠过全身,带来酥麻的快感,让南宫媚升上了云端,快活的飘荡起来。  「啪」,一道中等力度的鞭打,准确击中菊蕾的中心,强烈的疼痛,让南宫媚从快乐的云端,直落凡尘,巨大的落差让南宫媚感到无比失落。  按规矩,被鞭打的时候,是不能乱动的。南宫媚只好努力忘掉后面的疼痛,把注意力集中到舌尖,施展出诸般武艺,搅,扫,弹,点,擦,吸,吹,香舌灵活娴熟的弹奏出梅花三弄,把余恒直肠侍候的舒舒服服。希望主人早点消气,少抽自己几鞭。  秋月诸女,按照余恒的喜好和后庭敏感点,把许多动作,按照不同的节奏,强度,组合起来,编成不同的乐曲。  按照刺激的强弱,分为:前奏,助兴,高潮,回味,放松,睡眠,随机七个不同类别。  这些乐曲,各有巧妙不同,能给余恒带来不同的享受。  若是这些谁能编排出新的乐曲,就能得到余恒的特别重赏:九级高潮3次。  秋月并没有一味的鞭打,而是用指甲轻轻刺激菊蕾里面的媚肉,等南宫媚兴奋起来了,再毫不留情的鞭打下去。  很少的得到余恒宠爱的秋月,只能在惩罚犯错的女人时,得到一些快慰。而鞭打南宫媚,这是秋月最喜欢的节目,需要好好的表演下去才行。  眼前这个占据了主人特殊位置的女人,只要轻轻一鞭,就能让她从天堂掉到地狱。同样,只要勾勾小指,就能让她升到天堂。天堂还是地狱,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想到这里,秋月兴奋的笑了起来,下身锁住的牝穴也开始湿润起来。  但是,没有主人的恩准,自己永远也无法达到高潮。  秋月咬住下唇,「噼啪!」连续两鞭,击中同一道鞭痕。  「呜!」  南宫媚痛苦的呜咽起来,舌头猛地一伸,深深的挺进了肛门,差点打乱梅花三弄的节奏。  秋月连抽两鞭,又停了下来。  主人说过,骑马的时候,需要一松一紧,才能让马儿听话。  同样,鞭打的时候,也要让受鞭者的猜不出意图,让她随时处在:即将被鞭打的恐惧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鞭打。在她们放松下来的时候,再猛地抽几鞭。这才能让她们感到畏惧,服从。  秋月又开始玩弄直肠的媚肉,让南宫媚呻吟起来。  就这样,秋月停停抽抽,把节奏控制的很好。  在秋月的鞭打下,南宫媚情欲如同过山车一样,起伏不定。  南宫媚被秋月高超的鞭责,弄的七上八下,苦不堪言。  在这种情况下,南宫媚比平时舔的更好,让余恒舒服的几乎睡着。  还是语梦心思灵动,想卖南宫媚一个好。轻轻的在余恒的耳边说道:「主人,仙子已经被抽了几十鞭了,还要继续吗?」  余恒清醒过来,觉得时间似乎过去很久了。  既然师傅远行归来,照例应该举行一个欢迎仪式。  余恒微微笑道:「将师傅扶上承欢台。」  含丹,含露,含烟,含云一起躬身领命。  含丹用一个金色项圈,扣住南宫媚的玉颈。用一根金属长链,锁在项圈的扣环上,轻轻一拉,南宫媚不由自主的被牵到了一张特制的木台上。  承欢台上铺着波斯地毯,前面有个羊脂玉柱,仿佛余恒的金茎,雕刻的栩栩如生,前面的马眼,环状沟都仿佛和真的一样。  这只玉柱比余恒的金茎小一些。  承欢台上还有许多锁扣,可以方便的锁住上面的女人。  南宫媚跪在承欢台上,小嘴正好对准玉柱。  含丹抬起南宫媚的下巴,让她的喉道和小嘴成一条直线,轻轻一按,把南宫媚按到了玉柱上。  约四寸长的玉柱穿过南宫媚的小嘴,挤进了喉咙,将喉道紧紧堵住。  含露项圈锁在玉柱的根部。这样,南宫媚的小嘴,就被固定在玉柱上,即无法吐出玉柱,也无法发出声音。  含烟从百宝架上取下眼罩和耳塞,把南宫媚的眼睛蒙上,耳朵也堵严。  南宫媚知道主人要宠幸自己了,兴奋的浑身发抖,可惜小嘴被塞满了,只能发出呜呜的低鸣。  四女将南宫媚的四肢锁紧,这样,南宫媚的头部锁住玉柱上,大腿和小腿垂直,美臀高高的翘起来。  含云解开南宫媚的束胸,一对细滑柔嫩的硕乳跳了出来。精巧的乳环,从乳头上面露了出来,仿佛生长在里面。  乳环上面有条细链,含云把细链拉紧,锁在承欢台的暗扣上。  这下,南宫媚椰子一样的硕乳,被拉成了一个玉笋,乳头被拉扯成长形,只要摇晃一下,都会给南宫媚带来强烈的刺激。  含丹转身,恭敬的问道,「请问主人想享用仙子什么部位。」  「就菊蕾吧!」余恒懒懒的说道。  含丹转身拉紧阴蒂环上的细链,锁在承欢台上。  这下,南宫媚除了能收缩一下菊蕾,再也不能动了。  「主人,已经准备妥当!」含丹轻轻的禀告。  「嗯」  侍琴,侍书把鞋给余恒穿上。语柔,语梦扶起余恒。  余恒来到南宫媚身后,含丹优雅的跪下,含住金茎,娴熟的舔吸起来,给插入前增加硬度。  含露拿出一个比余恒金茎稍小的玉柱,在南宫媚的菊蕾中抽插起来。很快,玉柱上面沾满了明黄色的液体,一股奇香扑鼻而来。  这就是南宫媚美臀的另一妙处,她的直肠内能分泌淫液一般的「菊香油」。只要稍一抽插,就源源不断的流了出来。  因此,南宫媚的臀部,也被称为:凝玉美臀。很受余恒喜爱,也是被抽插最多的部位。  余恒微一沉吟,吩咐道:碧波碧叶助推,采蕊服侍后庭助兴。  「是,主人」一直侍立在旁边的三女喜笑颜开,齐声应到。  「可以了!」余恒轻轻拍打着师父的美臀,雪白的臀肉微微颤动起来。  含丹把硬起来的金茎,对准南宫媚的菊蕾,后面跪着的碧波,碧叶扶住主人左右双臀,轻轻一推,金茎轻松的插进绽放的菊蕾。  菊蕾的媚肉,如同干渴已久的沙漠,贪婪的裹紧金茎,肠壁强烈的蠕动起来。让余恒感到畅美的同时,也感到有些疼痛。  「真是饥不择食!」余恒笑骂一声。  快美难言的酥痒,从菊蕾源源不断的产生,迅速的扩散到全身。如同一场甘霖,解除了直肠的干渴南宫媚发出兴奋的呻吟,忍不住想扭动腰肢,迎接主人的抽插。但全身都被牢牢锁住,无法动弹。  余恒只插了几下,就让胯下的美人达到一个高潮。南宫媚感觉飞到了天上,快乐的几乎哭了起来。  失神的南宫媚,菊蕾按照身体的记忆,规律性的蠕动,收缩着,给抽插的余恒,带来极为舒畅的快感。  「哼!看来师傅还没有忘记应有的礼仪」,余恒哼了一声。后庭突然一凉,一根微凉的嫩舌伸进了肛门,开始在直肠里弹奏起助兴的乐曲。  双重的极致刺激,让余恒渐渐兴奋起来。他抓住项圈后面的握手,扯动南宫媚的身体,配合金茎的冲刺。同时右手拿起一根小皮鞭,抽打在南宫媚拉直的玉笋上。  余恒仿佛骑马一般,一手抓住南宫媚的项圈,一手拿着小皮鞭,不断抽打南宫媚的玉笋,金茎肆意的刺进师父的菊蕾,让无法动弹的美人发出悦虐的哀鸣。  南宫媚的菊蕾,玉笋,阴蒂同时受到强烈的刺激,一波一波的情欲巨浪,夹杂着痛楚,汹涌澎湃的冲来。将南宫媚的神智全部淹没,南宫媚只觉得欲望不断提升,提升,冲破了极限,来到了无限星空。  世界都消失了,自己也消失了。天地之间之留下永恒的快乐。  后面的余恒也非常爽,爽的想要高呼。南宫媚久经调教的菊蕾,完美的收缩,蠕动着,给金茎带来紧致又富有变化的刺激。  采蕊香滑的嫩舌,在后庭娴熟的弹奏着梅花三弄,让肠壁舒服的不断颤抖。  手中拉住师父的项圈,不断的鞭打她娇嫩的双乳,给余恒带来一种错虐的快感。儿时严厉的师父,如今被自己驾驭着,随着自己的皮鞭,不断颤抖,呻吟。这种主宰一切的感觉,让余恒深深的陶醉。  各种强烈的快感,汇合在一起,让余恒感觉已经临近高潮。  碧波碧叶察觉到主人的兴致上来了,渐渐加快了助推的力度。  「用高潮乐曲」,余恒给采蕊下了一个指令。  采蕊急忙变换节奏,香舌快速的在肛门收缩,同时舌尖狂乱的弹起了十面埋伏。这是高潮的乐曲,要快速,有力的点中直肠的敏感点,才能持续不断的提高主人的快感。  同时,采蕊舌内的锁情珠也震动起来,加强了对后庭的刺激。  后庭强烈的刺激,让余恒快速的抽插起来,金茎深深的插进菊蕾,又猛地拔出,带出一股股的菊香油。  紧致的直肠传来强烈的吸力,让余恒精关一阵酥麻,手中的皮鞭也用力的抽在南宫媚的玉笋上,汹涌的快感冲到了顶峰,将余恒送上畅美难言的云端。  余恒猛地一插,金茎深深的插进了菊蕾,一股股浓精猛烈的喷射出来,冲激着南宫媚的肠壁。  火烫的精液让直肠的媚肉,发出极致的快感电流。南宫媚四肢抽搐,锁紧的娇躯反弓曲起,将乳头拉成长长的条形,小嘴也发出长长的哀鸣,最强烈的一次高潮,让南宫媚暂时失去了意识。  余恒剧烈的喘息着,丢开小皮鞭,抓紧师父的玉笋,陷入长久的回味中。  察觉到主人射精后,采蕊的舌头开始放慢节奏,弹奏起回味的乐曲,嫩舌轻轻的舔着,带给直肠温柔的按摩。  许久,余恒才平静下来。将金茎抽了出来,南宫媚的菊蕾发出啵的轻响,白色的浓精从还未合拢的菊蕾中间流了出来。  含丹急忙跪下,将沾满精液和菊香油的金茎,恭恭敬敬的舔洗干净。  躺在卧榻,余恒闭目养神。采蕊跪在榻下,继续给余恒放松肛门。语嫣,语薇依然用柔嫩的巨乳,给主人的双脚按摩。  秋月笑着问道:「主人,是否照例?抽30事后鞭。」  余恒轻轻的嗯了一声,秋月兴奋的拿起调教鞭,不轻不重的抽了起来。调教鞭准确的击中,还没闭合的菊蕾。一时间:鞭影乱舞,菊蕾颤栗。  余恒宠幸女奴之后,照例都要抽30事后鞭。这是警示女奴:只有在服侍主人的时候,才能得到快乐。完事之后,马上就要将欲望控制住。  强烈的疼痛,让南宫媚从无限星空中回到现实:短暂的快乐已经过去,接下来又是长久的等待。等候主人不知什么时候的宠幸。  抽完三十鞭后,夏荷将南宫媚的菊蕾清洗干净,再用锁情柱锁住。这样,南宫媚身体又被禁锢起来。  「把师父牵过来,我还要问问江南的事?」余恒突然说道。  含丹取下眼罩和耳塞,把南宫媚牵了过来。  余恒拍了拍身边,「上来,含丹过来服侍」,南宫媚无力的爬上卧榻,四肢着地,趴在余恒旁边,轻轻的喘息着,粉腮还带有残红。  余恒伸手夹住祖母绿,轻轻拉扯,问道:「去江南有什么收获?」  南宫媚陷入了往昔的回忆,良久才说:「当年,媚奴正在闭关,准备打通任督二脉。不料被南海慈航静斋林蕾那个贱人偷袭,身受重伤,还被她抢去一枚朱果。如今林蕾正在江南……主人,您如今神功初具,媚奴请您擒住林蕾那个贱人。」  余恒笑道:「既然师傅有求,徒儿自当领命。」  南宫媚感激的望着余恒,媚目泛出夺目的光彩。  见到南宫媚的媚态,余恒突然又有了兴趣,吩咐道:「把我的纹身盒取过来。」  含云急忙答应一声,去百宝架上取下一个羊脂玉盒。跪在卧榻前,玉手高举,将玉盒承了上来。  余恒打开玉盒,见里面摆放着刺针、颜料等各种工具。余恒拿出刺针,开始琢磨纹个什么。  趴在卧榻上的南宫媚,有点兴奋,又有点害怕的望着余恒,身体微微的抖动,鸳鸯扣上系着的风铃发出好听的声音。  「有了,就纹个梅花。」  余恒打开南宫媚脚后跟的暗锁,解开高跟鞋。一只三寸金莲露了出来,余恒握住三寸金莲,横放膝上。  南宫媚的玉足肌肤晶莹透明,长不过三寸,手掌就能轻松握住。纤细优美的玉趾紧紧卷曲,好像一个菱角,看起来分外可爱。  余恒微微一笑,用三指捻住玉趾,轻轻提起金莲。  南宫媚身体突然颤动起来,小嘴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娇吟。  原来,南宫媚的小脚长期被紧窄的高跟鞋禁锢,变得极为敏感。余恒三指轻捻,就让南宫媚颤栗起来。  南宫媚感到体内的欲望,快要超过界限了,急忙哀声求到:「主人,媚奴受不了了,求主人慈悲!」  「师傅,怎么你出去一趟,忍耐力下降这么多!」余恒不悦的说道,用小指勾了一下金莲的脚心。强烈的快感,让南宫媚剧烈颤抖起来,绷直玉颈,发出长长的呻吟,似乎马上就要达到一个高潮。  但是,南宫媚身上的锁情珠随即开始放电,乳头,尿道,阴道,子宫,菊蕾,还有另一只脚,同时传来强烈的疼痛,将南宫媚的欲望击得粉碎。  娇嫩的敏感部位,同时被电击,南宫媚发出痛苦的哀鸣。  过了好久,南宫媚才恢复过来,她害怕的伏下头,颤声说道:「媚奴刚才犯了规矩,请主人惩罚!」  「哼!既然你忍耐力下降这么多,就让秋月她们好好训练一下你忍耐力!」  跪在下面,吞吐着金茎的含丹,暗叹起来:「这么快就被惩罚了,仙子耐力真的太差了。」  想到一个月的忍耐力训练,南宫媚打了个冷颤,无奈的俯首应承:「是,主人。」  小插曲过后,余恒在南宫媚的脚心,仔细纹起来。娇嫩的脚心被刺针刺入,让南宫媚浑身不断轻颤。  短短一盏茶的功夫,南宫媚已经痛得香汗淋漓,不时喘息。但刚被余恒惩罚过的南宫媚,现在一动也不敢动,反而螓首微扬,樱唇半开,吐出妩媚婉转的叫春声,给纹身的主人助兴。  南宫媚的叫春也是经过专门调教,有清越动人,如饥似渴,妩媚婉转,如泣如歌等各种叫法。有的能让人兴致勃勃,有的能让人欲火焚身;娇声莺语中还不忘时时呼唤主人,让余恒如同欣赏音乐,心情十分惬意。  「好了!」余恒放下刺针,微笑着欣赏自己的杰作。  晶莹的脚心,一朵红梅含苞欲放,红和白交相辉映,看上去充满了诱惑。  「不错」,余恒满意的点头,笑道:「以后捏玩你的玉足,就可以欣赏到这朵红梅,真是一大乐事!」  周围的侍婢知趣跪下,脆生生的笑道:「恭喜主人,又添新鲜玩法。」  「哈哈」,余恒得意的笑了起来,「好,通通有赏。」  「多谢主人恩赐!」众女喜出望外,不料今日都被赏赐一次小高潮。尤其秋月,已经几月没有尝过小高潮的滋味,每日被欲望折磨的苦不堪言。今日终于得偿所愿,忍不住留下了喜悦的清泪。  随后,余恒又把南宫媚的左脚也纹上红梅,这朵梅花只有一个含苞欲放的花骨朵,显得清新稚嫩。  时间已近子时,春桃微笑着禀报:「主人,是否安寝。晚上如何安排,还请示下?」  余恒想了一下,说道:「明天让秋月给师傅戴上全套装备,训练忍耐力一个月。其余的,你按照规矩安排。」  「是,主人」,春桃应了一声,开始安排含露,采芹,语柔语梦,吟雨吟漫晚上侍候。  回到御鸾殿,梳洗之后,余恒倒在宽大云床上。  含露给余恒盖上锦被,然后轻轻钻进被底,寻找到软绵绵的金茎,张开擅口,轻轻含住,香舌缓缓弹起平湖秋月,温柔的舔吸起来。  采芹则是钻进床底,拉开一个活门,将头伸进去,小嘴正好靠近余恒的肛门。采芹将香舌伸进直肠,静静的按摩直肠。  语柔语梦则是跪在余恒的脚下,用娇挺的巨乳按摩脚心,螓首低垂,樱唇含着脚掌,香舌舔着脚趾,开始服侍起来。  吟雨吟漫笔直的跪在床边,等待服侍主人晚上的小解。  金茎,直肠,脚心脚趾同时传来柔和舒服的刺激,让余恒慢慢进入了梦乡。  这样的服侍,一直要持续到余恒起床,诸女才能休息一日。  半夜,余恒突然被尿憋醒,收缩了一下金茎。  含露察觉到口中金茎的跳动,急忙用脚踢了一下吟雨。吟雨和吟漫急忙钻进来,用小嘴含紧金茎,按照接尿的前奏,轻轻舔吸起来。  金茎渐渐的膨胀,龟头插入了吟雨的喉咙。  恍惚中,余恒感觉龟头插入了一个紧窄,温暖的孔洞,于是放松尿门,尿液汩汩冲出,顺着喉道,冲进了吟雨的胃里。  吟雨舌头,喉壁嫩肉规律的蠕动起来,按照主人撒尿的节奏,不断按摩金茎,让主人尿得更加畅快起来。  在吟雨娴熟的服侍下,余恒舒舒服服排空膀胱,一泡尿都流进了吟雨的胃里。  最后,吟雨先是使劲一吸,把尿管残留的余尿吸出,才把金茎让给吟漫。  吟漫用香舌,仔细的把龟头清洁干净,才让给含露。  含露继续按照睡眠的节奏,慢慢的舔吸起来。  这样,余恒晚上根本不用起床,就能在清雅稚嫩的侍婢口中,舒畅的小解。  吟雨吟漫则是悄悄的来到洗手间,用药液清洁小嘴,深喉,等待下一次的承液。

本贴最早由: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 www.010ccc.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版权所有 © 2013-2016 [联系方式:010ccc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