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再临】第二十八章



============================  第二十八章。  混乱的一天已经结束,夜晚我也懒得去城头在询问战事如何,不过因为白天的攻城进行的异常惨烈,看样子晚上的叛军也没有进行什么大规模的军事行动。  总之因为柳妃菲,我现在对特克达特已经完全无所谓了,如果被叛军攻下,我直接奔回哈菲特首都带着莉亚丝离开哈菲特就好了。反正这帮魔族老小子的生死与我有个毛关系啊。  早上赖洋洋的从雪月冰媚的身上爬起来,床下跪着的是充作尿壶的依娜儿,拉过她脖子上的项圈,直接掏出肉棒插入她的小嘴,舒服的泻出了晨尿。  不得不说依娜儿的喝尿技术越来越好了,甚至已经不让我留在封地的伊雪娜了,不仅仅如此,咽下最后一滴尿液后,依娜儿没有让出肉棒,反而是收紧了小嘴,用温润的口腔在我身下主动裹吸起来。  下身被吸的一个激灵,我向下望去,正好对上依娜儿含着诱惑意味的大眼睛向我抛了一个媚眼,这小骚货,大清早就来勾引主人了。  忽然想到柳妃菲那双修长的媚眼,心理一阵憎恶,双手直接把住依娜儿的俏首,忽然下体一个猛插,直接探入依娜儿的喉咙处,呛的美女性奴小手紧握扶住地面,在我身下痛苦的猛咳起来。  「贱货,出什么声」  我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依娜儿连咳嗽的声音也不敢放出来,只好憋着粉脸通红,在我身下眯着大眼睛承受我的蹂躏。  「欠骂的母狗」  看着依娜儿的逆来顺受,我骂了一句便不再管她,闭上眼睛想象的这是柳妃菲那张美妙温暖的檀口,奋力的冲刺着咽喉深处,全然不顾妖冶性奴的身体承受。  抽插声越来越急促,身下的依娜儿也发出了诱惑淫荡的哼吟声,快感临近,我腰部向前重重一挺,直接将今天的第一发射入了依娜儿的小嘴里。  接着高潮发泄余韵,我又狠狠抽插了两下才从依娜儿的嘴里退出肉棒,而后直接踢开她,闷闷不乐的仰躺在床上,一言不语失神的望着天花板。  看到我如此的颓废,一旁观战的雪月冰媚也无力安慰我什么,只好不语的将香软的身体放在我的身边,随我高兴抬起手摸几下她的饱满的巨乳解闷。  到了中午,我正盘算着下午用什么体位玩雪月冰媚解闷的时候,自己的房门倒被敲响了。  「谁啊,是月琳你这只小母狗么?我都说了没心情吃饭,不用送了」  我以为又是来劝我吃东西的月琳,提高了点嗓门想直接打发走她。  「小哈尔特阁下。我是费舍尔……」  一个浑厚的老者声音略显尴尬的响起,我也是有点不好意思,起身整理一下衣物,吩咐依娜儿去开门。  雪月冰媚扶着我坐在了椅子上之后便俏生生的站在我身后,反正现在我对教廷军也是无所谓的态度,懒得和对人类一向不友好的费舍尔讲那些繁缛礼节,直接坐在椅子上怎么舒服怎么来吧。  费舍尔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不同于以往对我隐含着一股浅浅的厌恶,这次费舍尔倒是显得忽然很拘谨,这老小子怎么了?吃坏东西了?还是陈方的死把他吓傻了?  费舍尔进来沉默了一小会,看着他站在我面前不说话话还觉得奇怪,忽然犹豫的费舍尔似乎下定了决心,直接问道  「请问……您真的是魔神大人?」  费舍尔的话险些让我坐不稳,我从来没想过他居然会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不过想想陈方未必不会把我的身份告诉他的一两个心腹,现在他死了,他的手下如果忠心,秉承他的旨意告诉其他教廷军将领我的身份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这时候让魔神来统御教廷军,也许是个避免主将意外阵亡后维持稳定的最好方法。  我点点头表示承认了成分,费舍尔脸色微微有些难看,赶忙单腿跪下向我赔礼  「属下有眼无珠,没有早早识得,魔神降临现世,罪该万死,请魔神大人恕罪」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陈方大人死后,驻守在水源地的亨特拉大人送了封密信给我,宣称您就是魔神大人,我最初还不敢相信,所以发了快马急书向莉亚丝大人求证,今天中午莉亚丝大人的回信也确认了您的身份,还要求前线的教廷军都听您指挥,魔神陛下,现在教廷军主将战死,请伟大的魔神陛下带领我们走出这暂时的混沌吧」  我忽然心里一阵得意,看来这帮老小子终于知道了我的身份,徒然心里生出一片邪念  「作为我的信徒,我当然会帮助你们,但是……陈方的遗孀柳妃菲对我不敬,你们必须把她押送到我这里,由我亲自施以惩戒」  听到这里费舍尔自然明白我的意思,心里也是一惊,赶忙说道  「这个魔神陛下,陈方是教廷忠臣,为了讨伐叛逆战死,他现在是尸骨未寒就要处罚他的遗孀,恐怕不合适吧,将士们要是知道了会寒心的」  这老小子也知道我是贪恋柳妃菲的美貌,同时也念及他和陈方的旧谊前来求情,我想到这里也是心里发怒,这帮魔族,什么遵从魔神,压根心理还是想着我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罢了。  我还想继续拿魔神架子威逼费舍尔,忽然身后的雪月冰媚拉了拉我的衣角,俯身递过樱唇在我耳边劝说道  「主人,费舍尔话也有道理,现在陈方刚刚战死,主人如此强迫柳妃菲,怕是其他人真会离心离德,而且,强扭来柳妃菲,恐怕对方心理只会对主人恨意越来越大,永远不会从心底臣服主人了」  我听了情欲魔女的分析心里却一口恶气咽不下,但是仔细想想雪月冰媚的话,也是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算了,柳妃菲的事情以后再议吧」  费舍尔听到我的话也是长舒一口气,紧接着又紧张的问了关键的问题  「魔神陛下,现在叛军围攻特克达特,虽然遭受损失不小,但是敌军兵多,如果拖延下去,我方恐怕不利,再者如今首都内情况复杂,战事拖延下去,恐怕我们后方生变啊」  果然这帮人现在想的是想依靠魔神的能力翻盘,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莉亚丝,其实我倒想看看卡尔费萨得势了之后会和这帮教廷贵族们的妻女演出何等的淫荡大戏,不过眼下我的美丽温柔的红发小母狗在首都正等着我战胜的消息,我就不能真的撒手不管了。  「我知道了,现在城外情况如何?」  「叛军昨天被魔神陛下与阿丝磨德乌丝大人的神威吓的不敢动弹,直到今天上午仍然按兵不动,没有继续攻城」  相比昨天那一战雪月冰媚的魔女的天目让叛军的损失太大了,估计这一战叛军就要战死一两千,还有魔女的天目那恐惧的威力,看来叛军也着实必须休整一番了,甚至有可能叛军内部已经开始争论是不是真的惹怒魔神大人,所以派遣了地狱的魔女来惩罚自己了。  习惯性的在思考的时候把手伸入了雪月冰媚的美腿间随意抚弄着,直到情欲魔女暧昧的呻吟了一小声,我才发觉费舍尔干咳着在我面前眼睛都不知道该怎么放才好了。  收起胡乱的推测,我笑了笑说道  「费舍尔,你带我去城头的观察哨,我仔细看看叛军的分布」  费舍尔点点头,我便拉着雪月冰媚与门外候着的李思倩一并去了城头的观察点。接着魔族简陋的观察器具,我吃力的看起了叛军驻扎形势。  特克达特是扼守进出首都要道的一个据点,所以山脉沿着城市两边蜿蜒不绝,也正是这座城市直接横亘在了唯一的进出通道上,才让这座不算太大的城市显得异常的重要。  叛军星罗棋布的驻扎在特克达特城市前的一小片开阔地上,大概是知道城内没什么重型机械,所以非常随意的扎着营寨,两旁的山谷上也有少量的士兵看守,也许对方也知道城内防守吃紧,没什么多余的兵力可以隐藏在山谷上偷袭自己吧。  看着敌人头重脚轻的分布,我嗤笑了一声  「有前权而无后守,卡尔费萨只知道把兵力都集中在自己本营周围,真是个十足的庸才」  「那魔神陛下……您……」  还记得我一直留下亨特拉那3000人么?交战多日对方疏于防守,山谷之上已经不似前日派人多加留意,现在敌人惧于雪月冰媚的威力不敢随意攻城,心理已经有了怯意,今晚让亨特拉准备好,他休息了这么多天,我就要他今晚一晚的强行军,从旁边的山谷上掏过去,偷袭叛军的后方」  「可是山谷之上一旦被人发觉,敌人调集重兵围困,恐怕……」  「所以今晚城内的守军要主动佯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敌军多日攻城士气疲惫,一旦被城内反击必然心惊,把他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给亨特拉争取些时间」  费舍尔点点头  「那今晚我亲自率兵5000,出城主动进攻对方营寨」  「不过你也要小心,陈方已经战死,你此去是佯攻,万不可过于恋战,雪月冰媚我也派给你,现在叛军一旦看到她的身影,必然心惊胆颤,无暇他顾」  「好啊,得到阿丝磨德乌丝大人的相助,此战必胜,感谢伟大的魔神,感谢地狱里最强大而神明……」  我摆摆手示意费舍尔不必蹩脚的称赞我了,听这老小子的干瘪嗓子发出的奉承声简直比死都难受。  和亨特拉简单的商量一下,两个小时亨特拉就完成了作战准备,看着夜幕徐徐降临,今晚的决战不可避免,本来我还想着临战前去看看柳妃菲,受不了性奴们的白眼,只好和李思倩一起在城头观看这战事的发展。  由于魔族在整个大陆的北方地带,夜晚来临的特克达特已经深感凉意,看着城下城门内和城墙下突门隐藏的随时准备听后我命令突击的教廷军,我心里忽然有一种道不明的滋味,我究竟此时究竟是一个人类还是一名魔族?我是神还是人?我到底属于何方?  约定的时间到了,强迫自己大脑把这些杂念赶出去,望了望远处没什么动静的叛军营垒,我点燃了约定出击的火把。  久闭的特克达特城门大敞四开,城墙上隐藏的突门也被凿开,一直坚守的教廷军,终于主动出击了。  叛军一直欺负教廷军缺少大型作战机械,所以营盘扎的离特克达特很近,估计也就是两三里地的距离,费舍尔率领的教廷军不过七八分钟就已经逼了过去,而这时候我借助观测仪器发现,叛军营内的不少人还慌慌张张的从帐篷里跑出来,乱糟糟的集结在一起,大概他们也没料想到多日闭门不出的教廷军这时候还有余力反击。所以尽管人数众多,但此时却慌乱不止,如同无头之蚁。  教廷军在费舍尔的带领下已经冲破了叛军最前端的两个观察营寨,数十名叛军被教廷军无情地碾过,我望了望远处的山谷,亨特拉早已出发,想必这时候已经在偷偷拔掉那些山谷上的留守叛军了吧。  不过突击的教廷军随着持续的深入,慢慢缓过神的叛军也开始聚拢了不少部队将费舍尔一行团团围住,到底是对方人多,慢慢的教廷军不能继续突进,转而与敌人僵持厮杀起来。  「胜败在此一举了,看费舍尔能顶住多长时间吧」  李思倩听了我的话也是粉脸深凝,不语的站在我一旁,我手里还有300骑兵,那是教廷军最后一点的机动兵力,我是预备留到最后让李思倩率领突击用的,如果费舍尔顶不住,我只能过早的使用这批部队了。  好在前面还由雪月冰媚压阵,这只性感美丽的小母狗所到之处叛军哀嚎声一片,但是一个人能量毕竟是有限的,哪怕是情欲魔女阿丝磨德乌丝,在这数万人的大战里所起到的作用也是有限的。  大概叛军也看出教廷军的突击部队人数明显少于自己,慢慢的开始正面顶住后,开始调集了不少部队从两翼包抄教廷军,想彻底把这支突击部队包围在特克达特城外,吃他们的饺子。  我现在也是惴惴不安的观望着两三里外的大战,三个小时过去了,教廷军由于人数问题,体力还是明显不支,几千教廷军的突击部队开始慢慢的后撤,逐步向特克达特退缩,但是叛军已经呈现半包围的状态,如果亨特拉那便还没动静,费舍尔恐怕真的有危险了,佯攻战打成了消耗战,这对兵力本来就少得教廷军无疑是赔本买卖。  「不等了,李思倩,你带着骑兵冲出去,务必要帮助教廷军其余的部队撤回来」  看着教廷军越来越吃力,我害怕真的费舍尔也像陈方一样战死,赶忙拍了一下李思倩的屁股让美丽的骑士姬下去做了突击救人的准备。  就在李思倩下了城头准备突击的功夫,忽然远处叛军大营的后方一片火起,乍一看我还愣神,忽然明白过了什么大笑道  「哈哈哈,亨特拉果然成功了,李思倩赶快出城,与费舍尔杀卡尔费萨这小子一个屁滚尿流」  城门又一次洞开,英武的李思倩一身魔剑士的黑甲,带着300精锐骑兵如利刃一般撕裂了已经在合围教廷军的叛军,所到之处挡着无比披靡,一时间叛军竟然被稍稍杀退了一些。  本来叛军被李思倩带领的骑兵杀的昏头转向,忽然背后一片火海,亨特拉也率军从后面直扑叛军的阵脚,这时我赶忙命令城头士兵用扩音魔法符咒大声喊道  「叛军以被我数万教廷大军包围,叛军早早投降可免一死,除去主犯卡尔费萨,余者皆不论」  叛军本来被前后夹攻,大营被烧阵脚开始混乱,被我的舆论攻势一扰,登时大阵开始松动,原本被包围的教廷军看到增援已到士气大振,随着费舍尔如饿虎一样与叛军缠斗,打的叛军一片混乱,不少叛军士兵以为自己真的被优势敌人包围,开始四散着逃命。  雪月冰媚看到增援已到,按照我预先的吩咐,不再帮助费尔舍顶住正面敌人,转而运用其加速魔法,直奔卡尔费萨的大营,只取主帅。  卡尔费萨本来就心急如焚在指挥亲兵弹压开始散乱的阵脚,忽然看见那一日妓院里轻易解决自己,并且在前几日守城里使出魔女天目的那个漂亮魔厉害的魔女直接奔向自己,吓得赶紧丢下亲兵,独自骑着骏马,飞也似的抛下了大军,自顾自的逃跑保命去了。  看见主帅逃跑,原本还在约束自己部下的叛军将领也都跟着一窝蜂地向逃了,连带原本叛军里骁勇异常的格拉尔也只是斩落了几个阻拦的教廷军后,赶忙追着卡尔费萨,一样逃了。  站在城头上看着李思倩追杀着已经崩盘的叛军,我长舒一口气  「哼,区区的卡尔费萨还起兵和我争女人,真是只呆鸟」

本贴最早由: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 www.010ccc.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网 奇米 奇米色 奇米影视 俺去也 奇米影视777 俺去也官网 奇米影视四色] 版权所有 © 2013-2016 [联系方式:010ccccom@gmail.com]